啦雯雯

【忘羡】小乞丐和小公子(一发完)

超棒!!!

无酒不欢:

#流浪奶羡捡到落难奶叽
#有私设有ooc,bug勿深究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早恋


  1.
  
  小乞丐以前不是小乞丐,他有一个爱笑的娘和一个不爱笑的爹。
  
  某一天,爹娘出门斩妖除魔,然后再也没回来,小乞丐就变成了流落街头的小乞丐。
  
  小乞丐住在镇上一座桥的桥洞下。
  
  小乞丐爱吃西瓜、馒头、辣椒,还爱笑。
  
  小乞丐最讨厌野狗。
  
  有一天,小乞丐捡到了小公子。
  
  2.
  
  小公子是从河的上流漂下来的。
  
  小乞丐远远见了,以为是一大坨白布。
  
  也许是洗衣服的时候被冲走了,那么白的白布,丢了的人一定很着急。
  
  小乞丐想捡回来还给丢布的人。
  
  结果翻过来一看,白布里有一个头上绑着白布条双目紧闭的小男孩。
  
  并且小男孩很好看很好看,脸蛋又白又嫩,同西街的王二狗子、东街的李二麻子完全不一样,简直像个小神仙。
  
  但小神仙太遥远了,还是叫他小公子吧。
  
  小公子昏迷过去,胸前染了红色的血,嘴唇发白,眉毛紧皱,模样十分可怜。
  
  是不是被坏人欺负了呀?
  
  小乞丐超努力地拖他进了桥洞,又架起小火堆,把小公子的衣服一层一层又一层地剥下来,拿自己的干衣服给他盖上。
  
  好累哇。
  
  小乞丐干完活,抹抹汗,得意洋洋地叉着腰,学着娘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3.
  
  小公子的最里头的衣服都没能烤干的时候,他睁开了浅色的眼睛。
  
  小乞丐脏脏的笑脸映着火光出现在他眼中。
  
  小公子吃了一惊,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又大大吃了一惊。
  
  胸前的伤口凉凉的,似敷了药。小公子强撑着环视一周。
  
  桥洞下,小乞丐破破烂烂的小家一览无遗。
  
  他环视一周,艰难地问小乞丐:
  
  请问你是谁?
  
  是你救了我吗?
  
  此为何处,距姑苏云深不知处几远?
  
  小乞丐迷茫地歪歪头,张嘴说:@?%!##《^》)>:?
  
  ……是不知名的方言。
  
  4.
  
  沟通失败,小乞丐见小公子额头上冒了汗,连忙把他摁回草席上——很干净的,小乞丐用自己的破衣服擦了好几遍。
  
  小乞丐摸摸小公子的额头,烫烫的。
 
  小公子也呆呆地摸额头,探了个空,忽而面色大变,明明虚弱得没有力气,却又挣扎着想找什么。
  
  小乞丐傻傻地摁着他不让动,猛然一击掌,恍然大悟地从怀里掏着掏着,掏出一根白色的、绣着云的精致布条,笑眯眯地一叠两叠三叠,塞进小公子的小手中。
  
  因为很坚固,本来想拿去栓柴火的,有点可惜。
  
  不过看着小公子放松地昏睡过去,小乞丐觉得很值。
  
  5.
  
  小乞丐出门觅食,卖西瓜的大娘给了他一片瓜,他带了回来,钻进昏暗的桥洞,眼神亮晶晶地捧给没法起身的小公子。
  
  多么难得!不是瓜皮,也没有腐烂!
  
  一片完整的好瓜!
  
  小公子额头还是好烫,神志并不很清醒,他努力地凝起涣散的眼神,轻声说了句什么。
  
  他说话腔调和街上的人完全不一样,软软的、好可爱……不过听不懂。
  
  小公子抿了抿唇,把瓜往小乞丐的方向推了推。
  
  小乞丐挠挠头,眨眨眼睛。
  
  好奇怪,为什么不要瓜呢?瓜又红又水,甜到心里去,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吃瓜瓜……小公子是不是没有吃过瓜哇?
  
  他捧着瓜,假装咬了一口,然后捧着脸做出幸福的表情,又指着瓜,比了好几下大拇指。
  
  小公子露出奇异的表情。
  
  小乞丐再把瓜递到他嘴边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小小地、文雅地咬了一口。很甜。
  
  瓜汁漏了一点在嘴角,他难为情地舔掉了。
  
  然后他又把瓜推给小乞丐,说:你也吃。
  
  小乞丐懂了,笑得更比瓜还甜,学着小公子的样子轻咬了一口瓜,也推给小公子。
  
  他们就这样一人一口地,吃完了这片瓜。
  
  6.
  
  小乞丐用树枝串了瓜皮,哼着歌举着它在火堆上烤烤,一掰两半,给了小公子一半。
  
  可是小公子太虚弱了,他嚼不动瓜皮。
  
  小乞丐不太敢回到街上找吃的。
  
  有一伙黑衣生人气势汹汹地四处抓小孩和手里的画比对。
  
  因为小乞丐在街上乞讨了有些时日,摊贩都认识他,被踹了几脚就放走了。
  
  画上的小孩仙童一样,很像小公子,穿着白白的衣服,有着剔透的眸色。
  
  小乞丐是很聪明的小孩,这伙人怎么看都是坏人,当然不可以被他们发现小公子。
  
  小乞丐手舞足蹈表演一番,成功让小公子领会他的意思。
  
  小公子脸色变得很白、很严肃,他指着桥洞外说:不可连累你,把我扔回河里吧。
  
  小乞丐看懂了。小乞丐生气了。
  
  他第一次收起笑容,摇摇头,大声道:吃了我的瓜,就是我媳妇了!
  
  小公子听不懂,所以没有被气昏过去。
  
  7.
  
  小公子又发烧了,打着寒颤陷入昏迷之中。
  
  他闭着眼睛嗫嚅着小乞丐听不懂的呓语,不断地重复着一个词。
  
  可能是在叫娘亲。
  
  小乞丐也常常在梦里叫娘亲,还会哭呢。
  
  小乞丐团团转,最后只好躺下来抱着小公子。
  
  阿娘说过他是烫烫的小火炉,抱着暖烘烘的,应该也能温暖小公子吧。
  
  他哼着快记不清的儿歌,捋着小公子又长又黑的头发。
  
  小公子慢慢安静下来,睁开琉璃般的浅色眸子认认真真地看了他好几眼,又发汗睡过去。
  
  8.
  
  这样下去不行。
  
  小乞丐在野外采的草没什么用处,小公子胸前的伤口又渗血了。
  
  小公子会死的。
  
  他从桥洞的土里挖出一个小布包,小布包里好几枚铜钱,是他攒了好久好久,要去找爹娘的路费。
  
  他揣上布包,等天亮,悄悄摸进镇上的药铺,求白胡子大夫给他开些伤药。
  
  那些铜板根本不够。
  
  药铺学徒推搡他出门,小乞丐双手合十,傻傻地笑着,拜了又拜。
  
  大夫于心不忍,到底给了他一点草药。
  
   他又拜了好几下,兴高采烈地跑走,想起小公子好久没吃东西了,又溜去馒头铺附近看看有没有漏可以捡。
  
  馒头铺门口,有两只野狗徘徊。
  
  小乞丐魂飞魄散,正欲遁走,馒头铺伙计拿前日卖剩的馒头砸给野狗,对他吹了个口哨。
  
  这是他们惯常的消遣,小乞丐大战野狗,野狗赢了给了碎肉,乞丐赢了拿走馒头。
  
  小乞丐细得支不起身子的腿又软又抖,没好全的伤口隐隐作痛。
  
  9.
  
  小公子睁开眼,火堆噼里啪啦响。
  
  他现在穿的是小乞丐自己在河里洗了又洗、破破烂烂的衣服。
  
  家里的衣服被团在一起,包在包裹里,又埋进土里。
  
  那些人雇来找人的人来过桥洞,小乞丐走前用泥糊了小公子一脸,又把他养尊处优出的柔顺黑发藏进破衣服里。
  
  他们只以为闭着眼的小公子是小乞丐,就走了。
  
  小乞丐不在。
  
  也许去找吃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公子就是知道小乞丐不会丢下他。
  
  小公子想,我要带他回云深不知处。
  
  他生来五官灵敏,忽然远远听到脚步声和闻到一股血腥味。
  
  小公子挣扎着爬起来,扶着桥洞壁向外看——
  
  小乞丐拖着腿,一瘸一拐地走回来,腿上滴着血,脸脏得要命,身上好几处被咬和被抓的伤口。
  
  小公子心跳停了好几拍,惊慌地去扶他。
  
  小乞丐倒进他怀里,把他压倒在地上,蹭到小公子胸前伤口,也蹭到小乞丐被狗咬的地方,两人都闷哼一声。
  
  小乞丐想爬起来,又被小公子拉住,一时动弹不得。
  
  不是还在生病吗。力气好大哦。
  
  小乞丐嘀咕两句,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美滋滋地从怀里掏出馒头和草药,剥掉馒头脏脏的表皮,掰了一块白白的馒头肉,吃痛地抬起手,递到小公子嘴边。
  
  小公子嘴唇轻抖,并不张嘴。
  
  难道馒头也没吃过?
  
  小乞丐正疑惑着,忽然有透明的液体大滴砸在馒头上。
  
  他张目结舌地抬头。
  
  小公子哭了。
  
  怎么办……
  
  小公子和着眼泪,咬走小乞丐手上的馒头块。
  
  小乞丐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好脏的,赶忙想擦擦,被小公子抓着,贴到他脸上。
  
  小乞丐顺势擦掉他的眼泪。
  
  嗯,脸好滑好滑哦。
  
  10.
  
  买回来的草药,一半用在了小乞丐自己身上。
  
  小公子把自己的白衣服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小心翼翼地和着草药敷在伤口上,又用他珍爱的白色长布条缠着固定。
 
  他试图反抗,可是小公子力气很大地把他镇压了。
  
  其实小乞丐不是打不过小公子,毕竟小公子还在生病呢。
  
  只是他觉得好像他再拒绝一下,小公子又要皱着眉头无声掉泪了。
  
  他真的受不了这个,可又不会说小公子听得懂的话安慰他,只好一直笑,一直笑。
  
  晚上下雨了,有些冷。
  
  小公子很不好意思地、主动躺到小乞丐身边,和他抱在一起取暖。
  
  小公子小声教小乞丐念自己的名字,用官话和姑苏话,又用手势问小乞丐的名字。
  
  小乞丐想了很久很久,他当然有一个名字的。但好久没人叫,他记不清楚了怎么办,只好笑着冲小公子摇摇头。
  
  小公子想,不要紧,他会和我一起回家,然后有一个新名字。
  
  深夜里,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从四面八方涌上桥,大亮的火把把桥上照得很亮,无人知道小乞丐和小公子躲在桥洞的最深处。
  
  小乞丐听见他们用他听得懂的话恶狠狠地说:
  
  蓝家的小鬼还是没找到。
  
  好不容易抢出来,不能让他跑了。
  
  蓝家人沿着河在找,不可再靠近河边。
  
  他肯定就躲在夷陵,明天刮地三尺也要翻出来。
  
  小乞丐凝神听着,等坏人走了,若有所思地用脸蹭了蹭小公子的。
  
  小公子很害羞,但没有避开。
  
  11.
  
  细雨中,小乞丐提着小包袱,背着小公子跌跌撞撞地朝废弃的渡口跑去。
  
  那里有一艘旧船,还能用。
  
  他把小公子放进船,小公子向他伸出手,他极快地用白色长布条把小公子的手捆在了船上用来卡浆的木杆上。
  
  小公子终于发现小乞丐并不打算和自己一块走,奋力想要挣脱。
  
  可是他家的抹额那么坚固。
  
  小乞丐蹚着水,把船推向河心。
  
  小公子生平第一次抛却教养,着急地大声唤他,让他和自己一块回家。
  
  小乞丐伸出手指在嘴巴上比了比。


         要小声啊,不可以被坏人发现。
  
  船渐渐飘远,小公子大喊着“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声音也远了。
  
  小乞丐努力支着的嘴角垮下,变作一个快哭出来的表情。
  
  他忽然抬脚向船追了几步——
  
  如果小公子被抓到怎么办?
  
  如果船沉了怎么办?
  
  如果他的家人没有找到他怎么办?
  
  水淹了大半个身体。他打了个寒颤,停下脚步,游回岸上。
  
  阿婴。我娘叫我阿婴。他自言自语道。
  
  小乞丐还是哭了,雨丝和眼泪一起掉下来,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叫什么,可是没来得及告诉小公子。
  
  他穿上小公子层层叠叠白衣服中的一件,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要跑很远很远才可以。
  
  11.
  
  小乞丐东躲西藏,过了好一段时间才被坏人抓住。
  
  然后差点被发现抓错人恼羞成怒的坏人们打死。
  
  一个穿紫衣的温柔叔叔路过救了他。
  
  温柔叔叔很温柔,打跑了坏人,给小乞丐买瓜、买馒头、买烧鸡吃,还要带他回家!
  
  可是小乞丐不想走,他要等小公子回来找他。
  
  温柔叔叔就陪他等啊等,等啊等,一直没有等到。
  
  小乞丐好沮丧啊,只好和温柔叔叔一起回了莲花坞。
  
  莲花坞有养狗的可怕小师弟,有最温柔的、和小公子并列天下第一好看的师姐,还有凶凶的夫人。
  
  于是,小乞丐再也不是小乞丐了。
  




  12.
  
  蓝曦臣走进兰室,对蓝启仁行礼,道:“叔父,忘机已经回来了。”
  
  蓝启仁捋捋胡子:“哦?可找到他欲寻之人?”
  
  蓝曦臣:“……并未。”
  
  蓝启仁叹了口气,又欣慰道:“知恩图报,正是我蓝氏品格。你做兄长的,不可愁眉苦脸,要支持忘机。”
 
  蓝曦臣苦笑答是。
  
  自从蓝忘机幼时被歹人绑走,又为当地一流浪乞儿相救回到云深不知处之后,他便年年外出找寻故人踪迹。
  
  蓝氏课业很紧,蓝忘机勤耕不辍,很吃力才可从修炼中挤出空闲。
  
  当年他年纪很小,被歹人一绑几千里逃走,又语言不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流落到哪里。
  
  后来被放进船中飘走,沿河又被好心人捡起,辗转才被蓝氏弟子找到。最开始那座小镇,已是无处找寻。
  
  最开始有人陪同,等蓝忘机被允许独自下山,就是他一个人沿着模糊的幼时记忆去找。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一个遍寻不得的街头乞儿,会不会被歹人迁怒,又是否还活在这世上,都是很难说的事情。
  
  蓝曦臣不忍心告诉蓝忘机这种可能性,更不许别人乱劝他弟弟放弃。
  
  可事情也许并不像叔父所想,乃知恩图报那么简单。
  
  蓝忘机生性执拗,认准一件事便百死其尤未改。蓝曦臣眼见着弟弟眼中的火光一年比一年燃得更烈,周身气息也一年比一年更加冷肃。
  
  不心疼也是不可能的。
  
  蓝曦臣突然想起一事:“叔父,云梦江氏宗主的大弟子魏婴和其子江澄已至云深不知处。”
  
  蓝启仁点头。
  
  蓝曦臣突然有些期待,这两名少年在云梦素有佳名,而蓝忘机昔年流落之处也在云梦附近,或许可邀他们一同找寻,蓝忘机也能多与同龄友人相处。
  
  13.
  
  今夜,轮到蓝湛夜巡。
  
  他刚从外地归来,听说今年云深不知处多了不少学子。往往学子们的第一个月最为闹腾,需要严加管束,这个任务自然被蓝启仁交给得意门生蓝忘机。
  
  他这次下山,收获意外很大。
  
  蓝湛找到了当年的镇子,是属夷陵地界,但没找到人。
  
  桥洞已为另一拨乞儿占据,但那都不是他。
  
  蓝湛四处打听,时而学着记忆中模糊的口音,向百姓询问他说过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学到其中一句话,卖瓜的大娘笑起来,卖花的小姑娘羞红了脸,卖糖葫芦的小哥悄悄对他说:
  
  小仙长,哪个浪荡子对你口花花? 那句话是说,
       
        吃了他的瓜就是他的媳妇哩。
  
  糖葫芦小哥话音未落很吃了一惊,那背着剑、戴着抹额、仙人一般冷冰冰的白衣少年,唇边竟有些许笑影一闪而过,把个卖花姑娘看呆。
  
  蓝湛面无表情地走了。
  
  他们说,云梦莲花坞收留了不少无家可归的小孩去修仙,或可去江氏一问。
  
  今年的休沐已满,却是来不及去云梦了。
  
  不过好在,他还有很多年可以用来找。
  
  14.
  
  魏婴提着两坛天子笑,三步并作两步蹿上云深不知处墙头。
  
  月色正佳,他抬头望了一眼,再朝墙内看去时,好吓了一大跳。
  
  一个白衣翩翩的身影出现在那,少年的衣角、抹额、黑发随着夜风轻轻摇曳。
  
  完了,被蓝家人抓个正着。
  
  魏婴苦不堪言,刚想开口用天子笑贿赂一下,月光腾移,将少年的脸映得很清楚。
  
  魏婴怔住了。
  
  这少年着实好看,真好看,太太好看了。
  
  这么多年,他好像是第二次对一个人惊艳非常。
  
  他追着记忆的尾巴一路回溯、回溯、回溯,四肢突然疼痛起来。
  
  记忆尽头,一双极其相似的浅色琉璃眸如眼前人一般牢牢地、极具气势地锁定着他,似燃着透明的冲天焰光。
  
  蓝湛向他走近,而魏婴蹲在墙头突然笑了起来。
  
  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15.
  
  小乞丐想起了小公子。


        小公子认出了小乞丐。
  
  “小公子,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不行。”
 


————————


然后他们就疯狂地……
  

微博看到就很爱了!!!这个小娃娃有种形容不出来的好看😭😭😭

ruand:

*帮老婆和崽崽拍照的叽

*授权在p3,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mobile.twitter.com/lilianalimi_



视角超棒

画楼千万重:

从别后。



两个关于梦的场景,十三年的每一个瞬间,他们都是某人唯一的牵念

【忘羡】针对某些人对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澄清 某些贱黑又在诋毁忘羡啦,大家千万不要被带偏

超话里看到了lofter再来一遍

MinoruJoeling:

写得很有意义!!


二零一八你和我:



不是粮,不知道算不算污染tag,不行回头删。




最近糟心事太多,心塞到动笔写小论文去了。




没有文化,没怎么反复刷原著,不引用原文,就是个人观感。




一 【魏无羡】




其实魏无羡的性格真的不是我以前喜欢的那一类——太跳也太不要脸了。
但是我喜欢魏无羡。
不管他的性格与我的爱好如何南辕北辙,他的品格在那里,我就喜欢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些人就喜欢抹黑主角洗白反派,反面角色一有机会就拼命洗白,标准套路一,童年悲惨;标准套路二,都是别人的错。正面角色有一点污点就大肆宣扬,没有污点也要创造污点,比如我以前在别的地方看到的最炸裂的三观舍己救人=自私自利:女主舍己救人——为了救与自己不相关的人不顾自身安危——没有考虑万一她死了她家人和男主的心情——自私自利。
总之关于魏无羡,骂来骂去三句话,一是英雄病,二是忘恩负义,三是对不起江澄。




英雄病啊……举个例子吧。
敌人入侵,然后有一座城的守军拼死抵抗,最终还是没能守住。外族占领了城,因为被拦了很久火气重,所以屠了城。
差不多吧?
难道还要说“当初就不该反抗就该举城投降说不定就不会屠城了”?如果谁说得出来我给它(没打错)鼓掌。
你说百年前我们为什么要抵抗呢?打进来的时候就该投降啊,不就是低人一等吗?不就是殖()民()地吗?能活啊,说不定不会死那么多人啊!
何况某些人的逻辑是“如果魏无羡不救绵绵那么死的就不会是江家人”,言下之意死的是别人,别人(比如绵绵)爱死不死,只要不让江澄余生一人就行了……就这还自诩三观正?
到底什么时候,救人变成了一件应该被指责的事情?




黑魏无羡害死江家夫妇的。套用我cp的话,为什么不去骂温家?为什么要来骂魏无羡?因为他不逞英雄不救蓝忘机不救绵绵温家就不会对江家下手?求求了温家是什么讲道理的家族吗?魏无羡不出头温家就会放过江家?你这就好像说二战的时候德国想打哪国打哪国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不打我们就行了帮别的国家有什么好处——啊对最开始某些国家确实是这么干的,史称绥靖政策……结果上过历史的人该懂吧。




为什么说魏无羡忘恩负义?因为他和江家决裂。他为什么要和江家决裂?因为他要保温家人。那他可不可以不保温家人?
可以啊,【没有做过恶事还对他有大恩的】人向他求救,他就该一脚踢开人家明哲保身。真是好三观正好知恩图报呢。
江家的恩是恩,温情温宁的恩不是恩?
也对嘛,反正温情温宁也不过就是萍水相逢的救命之恩而已,怎么能和养·育·之·恩相比呢。
至于温情温宁救人被发现会不会有危险?哎呀这不是没被发现吗,没发生的危险怎么能叫危险呢。




呵呵。




关于江澄。
化丹剖丹谁欠谁说也说不清楚,单纯从结果看,损失完全是魏无羡背负的。但是做人不能只看结果啊,从过程上来说,江澄也好魏无羡也好,他们做下选择的时候,是真·心·为·对·方·考·虑没有人去想谁欠谁,如果这种一定要算清楚,是不是连蓝忘机相关也要算一算?也没见叽粉哭哭啼啼戒鞭烙印二十年单相思多次救他性命满腔好意被辜负啊,不把这算进去不是因为夫妻一体(喂)而是因为他最开始就是自愿的并不求得到回报,化丹剖丹同上。
另一方面,宋岚晓星尘换眼事件几乎是这件事的翻版,照这种逻辑,白雪观被屠他失明起因确实是晓星尘,可为什么有人一边骂宋岚一边骂魏无羡?双标?嗯?
说魏无羡害得江澄孑然一身,魏无羡自己也算家破人亡了谢谢。
那也是魏无羡的亲人,说江澄怎么惨怎么惨,想过这件事对魏无羡自己的伤害吗?他还多一重自责和愧疚,也很惨的好吗?




关于祠堂。
我有了个很喜欢的人我想带他去见见我尊敬的长辈有错吗?至于是不是合规矩?魏无羡他不是一向不在意规矩的吗?至于在意规矩的蓝忘机……放在他那里单独讲。
至于在祠堂大打出手……嗯,还是举例子。
你妈当着你的面对你女朋友各种人身攻击,你就听着啊?
何况江澄还不是魏无羡他妈。
何况那时候蓝忘机还不算魏无羡女朋友顶多算好友+女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对应一下上面的例子)。
一个帮了你很多忙、你对他有好感、还一直觉得人家高岭之花不该下凡的人,当着你的面被人辱骂,脾气爆发很难理解吗?




关于不夜天。
个人觉得不夜天不叫屠杀,叫战争吧。
一对三千的战争。
不夜天誓师,誓师什么意思?即将要去打仗先聚集一下。他们参与的时候就该知道有危险啊,那后果就该自负啊。
因为我没敢仔细重看不夜天,所以如果当时在场的真的有无辜路人,算我这一条作废。




但是这一条我觉得还是要说的。神经病杀人还得算特殊情况呢,魏无羡当时那个精神状态离神经病也不远了吧?过失杀人和故意杀人也有区别,金子轩被杀是死于过失杀人,死在莲花坞那些鬼修才是死于故意杀人好不好?




声明两点。
第一,我并没有说魏无羡就什么都没错。他有错,太过骄傲,太过莽撞,不考虑后果。前世后期处事偏激,不经主人同意进入祠堂也是没过脑子,而且真的挺对不起师姐一家的。
第二,我也没说江澄不能恨他。我觉得江澄恨他挺顺理成章的,但是这不代表站在上帝视角的某些人,可以上纲上线就辱骂魏无羡好吗?共情太深了吧!




二 【蓝忘机】




相对来说,蓝忘机话少,心理活动更少,但是什么“背景板攻”,什么“就是为了魏无羡存在的”,我呵呵你一脸。




感觉很多人到处刷的蓝忘机和我知道的蓝忘机并不是一个人。




第一条,蓝忘机逢乱必出真的不是为了魏无羡,真的不是啊!《骄矜第三2》里的原话是【只要有人求助,他便会到,从他年少时起,便一直如此】 ,划重点,从他年少时起,并不是从魏无羡死后开始。而且逢乱必出本身的意思是即使乱子很小别人都懒得搭理蓝忘机也会去,按照某些恋爱脑小妹妹和黑的说法,那他不是应该哪里乱子大去哪里吗?把逢乱必出说成是找魏无羡是侮辱好吗?而且一次侮辱两个人——蓝忘机这么做是为大义而非私情,魏无羡更不是会作乱的人。




第二条,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这是同人二设,就算蓝忘机真的问灵,那也不是什么都不干没日没夜问灵;就算蓝忘机真的等,那也是不抱希望地等。蓝忘机十三年真的很忙啊,又要逢乱必出,又要掌罚,又要带小孩(起码思追是他带的),他真的不是怨妇人设啊,不是除了魏无羡就什么都没有啊。




第三条,天天。说真的看见这两个字我已经是生理性厌恶了。实际上并没有天天好吗?番外里魏无羡不还独自带小辈出去夜猎?还要思追去叫他起床?都隔着那么大老远了天个鬼啊!而且全文蓝忘机只说了一次这句话吧?这句话不是他的口头禅啊!一口一个天天C得没有O了啊!到处刷到处刷,是只能记得这句话还是只能看见那什么啊!




第四条,恋爱脑。其实上面三条都可以归进这里,另外还有就是不夜天和祠堂。
首先不夜天,他并没有打死人,是打【伤】三十三个前辈,何况他事后领罚了。领罚的意思是什么呢,他知道自己打伤前辈是不对的,并且心甘情愿为此付出代价。恋爱脑在何处啊?
祠堂……容我吐槽一下吧,你女朋友前闺蜜骂你女朋友还打起来了,你不帮女朋友帮前闺蜜啊?是想分手吗大哥?
反正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蓝忘机就不该进人家祠堂不该打人不该有偏见不该有任何违规行为……不然就是枉为君子。
啊说真的,这是对君子的要求吗?这是对木头人的要求吧。木头人谈恋爱有什么好看的!




准则在心中,道义在心中。有底线,有原则,这才是根本。
当然了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重点根本不是这个,而是没有帮着江澄所以就枉为君子了吧。




蓝忘机确实深情,但他并不是只有深情。
说蓝忘机的底线是魏无羡的,ooc同人看多了吧。
他并不是因为喜欢魏无羡,所以觉得魏无羡做什么都对;而是因为魏无羡做的是对的,所以才会喜欢他。
至于不夜天,他说了,愿一同承担。
并不是为了魏无羡什么都不管不顾好不好?




还有一点,我似乎没看见有人反驳。
“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有黑自以为透过现象看本质地说,这和当初霸道总裁文里的“藏在家里不让人看见”本质是一样的,刚好戳中了涉世不深小女孩的点。
我呸。
霸道总裁是什么情况呢,人家好好地能自己过日子(虽然,呃,霸道总裁文的女主或许并不能自己过日子),把人关起来还自觉深情,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让对方只看见自己一个”的偏执想法。
而蓝忘机说出这句话的背景是什么呢?他看见魏无羡身边的危险,想要保护他,想要他好。
“藏起来”并不是“关起来”,而是想要挡住对他的恶意,并非出于一己私欲。
别人都觉得夷陵老祖强大无比风光无限,而他看见了黑暗中隐藏的万丈深渊,所以想保护他。
没人觉得魏无羡需要被保护,连魏无羡自己都是把自己放在保护者的身份。
只有蓝忘机。
而且紧随其后那一句“可是他不愿”是被选择性无视了吗?!即使到这个程度他都选择尊重了对方的意见,他考虑到了“他不愿”啊!
重生之后蓝忘机把魏无羡带回蓝家也并不是想要他怎么样,也只是想保护他啊!你信不信要是到了最后真相大白魏无羡没有喜欢他提出要走他也不会拦的啊!我喜欢忘羡就是因为平等和尊重好不好!




蓝忘机确实喜欢吃醋,但并不是只会吃醋。
他吃绵绵的醋吃了那么多年,然而他救绵绵,后来对着绵绵行礼,都没有过犹豫。
他也不喜欢温宁,但还是在金麟台上为温情温宁说话。
蓝忘机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感情也没有影响他的处事,这叫鬼个恋爱脑啊?!




求求去看原著不要脑补过度不要被同人洗脑啊!当初我看到一篇“蓝忘机杀了蓝启仁嫁祸魏无羡就为了把人关起来玩小黑屋play蓝曦臣和江澄还暗中配合”的【】一样的同人文,评论里还全都是“太太写得好还原”甚至恶意揣测青蘅君就是这么干的……我……我真的是……一口血上不去下不来。
就这种眼里糊了哔觉得全世界都是哔的人,都是公认的镇圈太太了,我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按照评论一一拉黑也没别的办法了。




三 【忘羡】




在看小说时,我是个感情洁癖。
站稳了cp,那就不拆不逆。




当初我只看过原著时,女朋友和我吐槽邪教和毒唯的骚操作,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原耽官配都能拆?
然而在某些人身上,我一直都在震惊。
大开眼界。




边拉(瓜)边踩边拉踩,睡遍魔道江晚吟。怨妇白莲祥林嫂,就差脱离自立传。
骚得不行。




嗯,其实我也很不平衡啊。
你看温宁,好日子没怎么过,被人欺负了一辈子。没干过坏事也被牵连,最后惨死。
后来作为凶尸,亲姐姐被自己牵连被挫骨扬灰,几乎所有的亲人都死了,十三年后又灰飞烟灭。
最后也只剩了个阿苑。
亲人俱亡,余生一人。
啊不,他不算人。
惨吧,真惨。




你看温宁,魏无羡当初鼓励了他一句,一直记在心里。为此那么胆小的一个人,冒着大危险偷出尸体救人。
处处帮着魏无羡,被驱使成为杀人工具也没有一句怨言。
魏无羡失控导致他误杀金子轩,姐姐为此惨死居然也不迁怒魏无羡。哪怕被关起来神志不清,十三年后听见召唤还是千里而来。
和魏无羡一起背负骂名,为了魏无羡直面一直避让的江澄。
被江澄喊打喊杀,被蓝忘机看不爽,观音庙受伤多惨烈,也是一个人走。
深情吧,真深情。




为什么温宁总是不能有姓名?




谁不惨啊,谁没有姐姐啊,来啊比惨啊,比付出啊。




开个玩笑,并没有乱组cp的意思。




真的整本书谁不惨啊,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晓星尘宋岚薛洋金光瑶聂怀桑……谁不惨?就某家爱卖惨。




何况比付出谁都比不过蓝忘机。
当然感情这种事情不是这么算的。




忘羡的感情从来不是莫名其妙。在我看来,同窗时期是蓝忘机心动伊始,抹额事件是催化剂,玄武洞是正视感情。魏无羡从一开始撩个不停就已经算萌芽,只不过是这个人明明弯成蚊香思维却比直男还直,一直到后来一路同行才开窍。




觉得这是莫名其妙、凑合、寻找感情寄托的,眼瞎还要怪别人。
再说,一见钟情要哭了。




还有什么原著ooc,重生后是有魏无羡记忆的莫玄羽……不兴人家死过一次冷静下来大彻大悟啊。他本是利剑锋芒毕露,老祖时期是剑上沾血杀气凛冽,重生后便是打磨过后收剑归鞘,本质从来没变。
照这么说夷陵老祖和少年羡性格也差好大呢。
以后黑化别写了,浪子回头别写了,改邪归正别写了,人物性格就不能有变化,不然那叫官·方·O·O·C啊。




说魏无羡对江澄太冷漠的……嗯,他的记忆里就是前不久江澄带人围剿他,他自己死了也就算了想保护的人一个都没有保住。然后再见就是一鞭子抽过来,之后又是放狗又是怎么怎么……魏无羡还要巴巴地凑上去说师妹啊我回来辅佐你了……他是抖()M吗?
……对不起我忘了,某cp同人里魏无羡就是任打任骂跪舔道歉的抖()M。
至于说江澄不想伤害他……某些人是江澄肚子里的蛔虫还是魏无羡会读心术啊。
说真的我觉得他俩本来就不怎么了解对方,经历使他们成为发小和好友,却不能让他们互相了解。
不然魏无羡就该猜得到江澄被抓有隐情,江澄也该猜得到魏无羡不配剑有苦衷;魏无羡不该下江澄面子,江澄也不该逼着魏无羡放弃温家人……
但凡他们了解对方本性,上述事件都不会发生。
看似同道,实则殊途。
仅此而已。




说要不是江澄没开窍轮不到蓝忘机的醒醒吧,魏无羡从上辈子开始就对蓝忘机态度特殊了好吗。还上辈子直男,直得可疑。
魏无羡和江澄,表面性格有相似点,然而核心南辕北辙;而蓝忘机和魏无羡看起来像是反义词,骨子里是一模一样的三观。
说到底魏无羡和江澄就是三观不合,倒也不是说谁对谁错。实际上我觉得换了我在那个位置并不能做得比江澄好,我也会选择明哲保身和迁怒,这是正常的对吧。
可还是会有人站出来啊。
我没有站出来的勇气,却向往站出来的人。
江澄的选择是人之常情,但魏无羡是难得。
我可以理解人之常情,却不能理解反过来指责难得。




有一种爱情是青梅竹马,但并不是所有青梅竹马都是爱情。
我妈有两个好友,同学同事加邻居,后来生的都是女儿。我们三个从小被放在一起养大,另外两家摸得和自己家一样熟,甚至正式认过干亲——按照某些人的逻辑,我们是不是该去搞个3()P?




至于骨科……什么扭曲的爱好。




亲情友情都难得,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爱情。




当然个人爱好也没办法,有些人还喜欢xiu()se、bing()lian呢,但好歹得知道什么叫圈地自萌,圈的是地不是地球,不然我就一句话——
我去你【】了个小杰瑞。




四 【墨香铜臭】




我看文很少关注作者,对墨香铜臭的观感大致在路人和路人粉中间,反正算不上多么真心实意。
但是zzbzq?嗤。




抄袭从来没实锤,调色盘笑得人头掉;营销一说沸沸扬扬,算起成本也是笑得人头掉。
一会儿说抄这个一会儿说抄那个,单单江澄的原型就出了三个,请问难道那三个也是互相抄袭?这个特点像A那个特点像B那个特点又像C,这叫抄袭你在逗我?人物性格就那么多,基础性格更加少,这种拆分求解法哪个角色不能拆?
还没说抄袭只说融梗,实际上是一部分人说抄袭一部分人说融梗,选择性眼瞎。




脱坑回踩,只有一句“村民打架”,说的是粉圈,又不是原作。我还说魔道脑残粉多乱得一比呢,是不是也叫脱坑回踩?
小号骂人刷屏……这辈子没骂过人再说这件事吧,还是说大号直接骂人会比较好?那不就是引·导·粉·丝吗?


蓝忘机人物分析——非典型性小古板儿

   最近又刷了一遍魔道,在n刷广播剧和动漫之后觉得蓝忘机的角色越想越有意思,所以和魔道道友们交流一下~
       
        忘机为什么能爱上羡羡呢?是因为羡羡太能闹不安分守己很特殊?是羡羡没事总是撩拨自己久而久之自己不由自主的关注他?对于忘机这个角色,我觉得不能这么肤浅的从表面进行分析,不是蓝二公子觉得这个人和我见过的姑苏蓝氏小古板儿都不一样所以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认为忘机爱上羡羡的开始是一种强者对强者的惺惺相惜。

        回到标题,为什么叫非典型性呢?我们知道小孩子一般都是爱玩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的,十五六岁的忘机对姑苏蓝氏的各项家规不但能好好遵守还能掌罚,这可真是了不得。
      
        一个小孩子这么听话有两种可能,一是父母长辈管教的好,二是这个小孩天赋异禀,早慧聪颖。第一种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压抑小孩的天性,被压抑的天性随时可能会反弹(某种程度上这种管教也算一种童年悲剧,可能会导致性格的扭曲),但我们发现蓝忘机长大后还是那样的明仪知礼,除了面对魏婴奔放了点其余还是用姑苏蓝氏的要求约束自己。所以我们蓝二公子并非被人逼迫管教而是自己内心理解并认同蓝氏的家规和行事方式。而且什么人可以掌罚,要么是德高望重的长辈要么是家规践行非常好的人(毕竟自己做不好还去罚别人肯定难以服众),忘机作为一个年轻子弟可以掌罚,必然是将蓝氏的家训一点一滴都融在了骨子里,若如果没有对这些家规的认同很难达到这种程度。可以说蓝二公子的“古板守礼”是一种天赋。
       
         所以在姑苏蓝氏这样严格的礼仪约束下,蓝二公子能作为世家公子的楷模,是靠自己的本事和努力而非别人的压迫和灌输,这二者有什么区别呢?就是蓝二公子本人是非常自信的,对自己是一个很接纳的态度,也有自己的骄傲。这点特质为什么重要呢?我们说小孩子若压抑天性在父母长辈管教下克己守礼,对于这些规训的认同是强行灌输而非发自内心。当有反抗这些规矩的人出现时,要么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教育受到了挑战,恼羞成怒,要不然就是畏畏缩缩,像受气包。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点,就是蓝忘机从来都不会要求别人怎么做,虽然他掌罚,但是从来都是按家训说事办事,基本很少掺杂自己的价值判断。抛出“夜归者过辰时不得入内”“云深不知处禁酒”之后,也不会加什么你不要这么做,或者你不能喝酒之类的要求。魏婴和金子轩打架之后,他看到魏婴怂肩膀好像在哭时说的是“我可帮你劝解叔父”,也没有加什么下次不能打架之类的要求。蓝忘机为什么掌罚还能抛开自己的价值判断呢?首先这表现了他很好的涵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慎施于人;其次说明蓝忘机不需要通过要求别人来强化自己的行为是对的,因为自己内心的相信已经足够强大。
      
        魏无羡“山鸡打的多我功课还是第一”“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吃水不对啊”,包括初遇中两个人交手魏婴看出来蓝忘机“你身手不错啊”,蓝忘机肯定也感觉出对方非等闲之辈。魏无羡是披着学渣外壳的学神蓝忘机是能发现的,强者对强者肯定是会不自觉的关注起来。就像魏婴觉得他“一个大活人竟然能没意思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蓝忘机肯定也觉得魏婴竟然能这么跳脱也很有意思,更何况魏婴还时不时的去撩拨他,不想关注也得关注。
       
        我们都知道蓝二哥哥早期是口嫌体直的典型代表,魏婴说什么都是“不”,另一方面还特别关注人家,把他说的话都放在心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最开始蓝忘机对魏婴的直接拒绝并不是很多的,总是要不然不回答要不然不理他甚至直接禁言,真正开始总是用“不”回答他的时候是藏书阁抄书之后。结合原著最后一段“就像当年那一眼,就再也离不开眼睛了”。藏书阁的时候魏婴一直
让蓝湛看他,那个时候蓝湛就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了。两个人朝夕相处了一个月,强化了这种吸引和心动。之后除水祟魏婴说“我们都已经这么熟了”,他说“不熟”,魏婴和他泡冷泉邀请他去云梦玩,他也是“不”,后来在温家教化魏婴要背他也是“不熟”,说明藏书阁之后蓝二哥哥有点发觉自己对魏婴的关注,但是出于种种原因又压抑自己的感情,所以只能通过口头上的拒绝来让自己远离魏婴,但是心理上却是想不断的靠近。
      
        蓝二哥哥应该在玄武洞就认清自己的心意,也不想再挣扎了。但是之后发生了好多事,莲花坞被烧,魏婴下落不明,等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夷陵老祖的羡羡了。我们发现这个时候蓝湛就不怎么拒绝羡羡了,同时还做了之前绝对不会做的事,就是开始劝魏婴回头。前面分析了蓝二哥哥是不太会要求别人的,这一点也是他对待魏婴和其他人的区别,因为他看中魏婴,所以宁愿不坚持自己的涵养也要尽力规劝。
       
        等魏婴重生后,他对他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变成了“嗯嗯怪”。他在魏婴上一世死前表露了自己的心意,魏婴重生归来并没有给他回应,甚至有时候还有点坏心眼的撩拨他,他还是对魏婴毫无保留的付出,甚至也从不主动说自己的心意,只是默默的守护,就像之前那十三年孤独坚定,无怨无悔。
      
        扣一下主题,蓝忘机这个小古板儿,优秀而强大,自信而坚定,温柔而深情,难怪魏无羡会喜欢的不得了。